丹清

这里什么都没有

橙子

随便丢上来,和朋友聊天的时候的产物。
最近买了袁枚的《随园食单》,看了几页只有一个想法:袁大才子真会享受(。)

  于是她随便扯了一张纸,剥起了橙子。
  她吃橙子的手法是学的她的母亲。先将橙子用适中的力度揉软,再使出指甲将橙子的外皮剥开。外面鲜橘色的皮和内层海绵状白色柔软的皮都是不能吃的,她细细地将橙瓣上黏着的白色外皮撕去,然后将橘子一掰为二,取下小小的“橙中橙”,掰下一瓣橙子扔进嘴里。
  先尝到的是橙子甜美的汁水,冰凉的汁水甜中微微带着点酸,顺着喉咙淌进了身体的内部,让被胃酸烧的灼热的食道逐渐冷却下来。她满足地嚼了嚼,橙瓣的头部失了水,口感显得有些柴,但是大部分的果肉都充盈着令人口齿生津的酸甜汁水。与果肉相比,橙瓣膜就微微带着涩了。她小时曾不嫌麻烦地将每一瓣橙子的橙瓣膜仔细撕去,认为去了膜的果肉会更好吃些,但是结果却并非如此,去了膜的果肉固然更甜美了,但是却失去了自然的感觉,不像是在吃新鲜的橘子,反而像是在吃带着橘肉的果冻。
  她边看着小说,边飞快地向嘴里塞橙瓣,于是这一整个大橙子--也是她今天的晚饭就很快消失了。
  她懊恼地点点头,舔了舔手指上的汁,决心下回一定慢些吃。
  今天是她减肥的第一天。

[文豪野犬/乙女向]蝉与乌托邦 第一章

入坑须知:
①主cp为あんどう(原创)×星野远子。
②女主内向害羞敏感软弱,雷者慎入。
③不定期更新,渣文笔,基本上是第一人称,意识流描写居多。

先写一半,接下来的写完了会补。

第一章
致吾友あんどう(安藤):①
拜启  展信佳。
  很抱歉很久没同你联系了。因为近日来到横滨读大学,刚刚开学事情繁杂,颇有五头六臂也忙不过来的趋势。
  我在这边过的很好,老师和同学们都待我不错。我整日泡在图书馆,横滨大学的藏书果然非常多,居然发现了你想找的那本绝版的川端康成。可惜你没法来横滨找我,不然我就能同你一起阅读这本佳作了。
  横滨很好,我很喜欢这个城市,远离家乡让我感到些许的快活和自由--因为周围并没有熟识的人。只是我昨日听说,这里似乎有个黑手党,他们据说非常嚣张,在横滨势力很大,同当地政府也有勾连。这让我有些害怕。不过我仔细一想,我只是个平民,如果不不自量力地去接触他们,这些事情同我是毫无关系的。
  不知道你近日如何?
                                                                                        敬具
                                                               とおこ(远子) 寄
  * 
  我将颜色素雅的信纸叠好,放进牛皮纸信封上,用胶水封好,写好地址,然后将信封放进风衣的口袋。
  这是我来到横滨读书后第一次给笔友安藤写信。平日里我同他都是一月一来回的,这次却是隔了两个月。 因为初入大学,琐事非常多,将事情一件件做好,回过神来,已经过了约定好的时间。我于是只能在信中简洁同他交代一下近况,便要寄出它了。
  匆匆忙忙地收拾好桌子,我套上风衣,洗了把脸打算出门。
  “唔……远子君是要出去吗?”室友藤田从床上探出头,声音含糊,听起来还没有睡醒。“记得注意安全啊。”
  “好。”我回答道。
  于是藤田便慢悠悠地缩回了头,她樱色的长发随着动作蜿蜒流动,渐渐消失在我的视野,像是条源头消失于是逐渐干涸的河流。
  我盯着她的动作,等到那条河流完全干涸,才轻手轻脚地离开。
  如今是刚刚入夏的时节,街上散着闷热又潮湿的气味。路旁的行人匆匆忙忙,并不管其他,只是追逐着他眼中的目的地。
  我感觉有些冷,裹紧了风衣。纷纷扰扰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化为虫般的文字钻入我的脑海里,却被我熟练轻巧地推开。
  这文字在我国中时出现,算算看已经在我的人生中存在了五年了。
  我初以为它是人们心中的念头,结果却发现我自己并不是我想的那么神通广大。它的确算是人们心中的念头,却只是最坏的那些。
  准确来讲,是恶念。
  能得知他人心中的恶念,听起来仿佛是动漫或者电影中才会出现的设定,却实实在在的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但这并不是什么令人羡艳的事。
  我垂下眼,再一次裹紧了风衣,回想起往事让我感觉更冷了。
  “是星野学姐吗?”温柔清澈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我回过头,原来是高中时的后辈。
  金发的少女捧着些纸箱,露出了柔软的笑容,她身旁的少年则已经被手上层层叠叠的纸箱挡住了脸。他努力从纸箱后探出头,脸上带着如同往日一般爽朗的笑容,但很快就因为姿势不平衡而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
  我连忙上前帮他扶住摇摇欲坠的纸盒,并在学妹的请求下将学弟的纸箱分了一些给她--好,这下两个人手上纸箱的高度都刚刚卡在脖颈那了。
  “你们怎么会在横滨……?”我一边问一边端详他们,随即忍不住笑了起来。
  学妹寺岛为纪和学弟志贺直哉都有着一副人人称赞的好相貌。特别是寺岛,我高中同他们一起工作时,常常会盯着寺岛的侧脸出神。可惜就算是再昳丽的容貌,一旦同层层叠叠的纸箱共处一镜,就显得可爱又滑稽了。寺岛那努力地抬着手上的纸盒的模样,冲淡了她身上浅浅的无机质般的违和感,让我再一次感受到她是个有血有肉有情绪的人,而不是某些不切实际的存在。
  “是转学。”寺岛一边同纸箱战斗,一边回答道。
  志贺笑嘻嘻地盯着手忙脚乱的青梅竹马补充:“我爸爸工作调动到了横滨,寺岛叔叔不放心,所以让为纪也跟过来了。”
  “啊对了,”志贺打量了我一会,又露出了招牌的爽朗笑容,“今天这么热,学姐穿这么多要小心中暑啊!”
  我一愣。
  他这话仿佛戳破了我周围的某层薄膜,滚滚热浪顺着那个小孔向我袭来,身上的热度突然增高,这时候我才有了今年夏天被称为百年最热夏天的认知。
  我垂着眼脱下了风衣,把它叠好挂在左手臂上。
  气氛凝滞了起来。
  我又冷了起来。
  

[文豪野犬/乙女向]蝉与乌托邦 序章

入坑须知:
①主cp为あんどう(原创)×星野远子。
②女主内向害羞敏感软弱,雷者慎入。
③不定期更新,文笔超差,基本上是第一人称,意识流描写居多。


序章  
  错综复杂的黑暗回廊,唯有点点烛光在昏暗的走道里摇曳。
  少年端着烛台,在这飘着陈腐气味的走廊上行走。烛光随着他的步伐轻盈地晃动,在他脸上显出明明暗暗地影。
  “圣女殿下,马上就要到了。”他回过头去,尊敬地低声提醒。
  喧闹的人声从远处传来。
  “好。”身后的圣女语气轻柔,烛光低暗,只有一双冰蓝色的眼反着幽幽的光。

题外话:
这是序章。最近应该会写完第一章,虽然应该没人看但是还是提一下,这章没有女主出场。
然后这篇文章其实重点是女主,第一人称大部分都是想描写出女主的心理,所以可能原作人物出场不是很多,如果不喜欢的话可以不用再看这个文了_(:3」∠)_,而且我的文笔也不好,算是排雷吧。

[文豪野犬]蝉与乌托邦 文案(乙女向中篇)

文案:
  一定是因为我是个不被承认的怪物,所以才会被这样对待。
  我……好痛苦。
  救救我,あんどう。
  *
  我想保护他们。
  我想被他们依赖。
  我想成为神。
  
入坑须知:
①主cp大约为あんどう(原创)×星野远子。
②女主内向害羞敏感软弱,雷者慎入。
③不定期更新,渣文笔,基本上是第一人称,意识流描写居多。

我曾在lof上发过这篇文的文案同人设,但是仔细想想还是将其删去,改成了如今的版本。这个版本加入了更新鲜的人物(当然也感觉更难写完了)。

flag嗯

好的明天就是高考了,立个flag。
如果我以今年江苏高考作文题写个800字的文章,就让我英语六级过吧,让我的期末考试都考好吧。

给自己瞎画人设……好丑好丑,反正这里没人看就扔这里吧OTZ

[刀剑乱舞]无题

昨日和阿镜闲聊时写出来的。
莫名其妙的小段子,没有逻辑。
ooc严重,不用在意,不用在意~
高兴就看,不高兴就不看。
随意就好2333



(一)
  我似乎又梦见了那一天。
  漫天的火光与滚烫的浓烟,极致的痛苦再次从身体上传来。
  我……爱上了不该爱之人。
  我……做出了不该做之事。
  我……明明承受过这样的痛苦。
  我,罪极当死。

(二)  
  每当坐在这樱花树下品茶,我就会想起那个人。
  那头金雾般的长发,与黑檀似的乌发交相辉映,紧紧地相拥相依。
  即便是经历过千年岁月的刀,也会赞美的美景。
  短暂的,不切实际的,美景。
  
(三)
  我爱您。
  爱您。
  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
  每一次看到您,我都会更加,更加的爱您。
  "这样的美景,希望只有我能看到。"
  这样无耻的想法,在我心中扎了根。
  美丽的蝴蝶从我身旁飞过,我爱上了它,于是将它拘在了掌心。
  对不起,请原谅我,主。
  
(四)
  我是,一切的开始,一切的结尾。
  最纯洁的,最罪恶的。
  错不在我,错全在我。





下面是解释:
很容易看出来吧XDD。
第一段是指的一期(再次),第二段是"莺丸"(品茶),第三段是长谷部(主),第四段是审神者的自述。
如果要梳理一下结构的话,就是长谷部喜欢上了审神者,于是暗地里囚禁了审神者。而一期也喜欢审神者,因为嫉妒所以烧了本丸。而莺丸则是在发现长谷部的行为以后旁观不帮忙。审神者觉得(其实本来就是)自己无辜的,所以最后一段是说反话:是我勾引(其实根本没有)你们的罪过啊。
嗯,别打我XDD。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之二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之一